首页 »

米榭儿和她同学的审美生存

2019/10/14 13:43:26

米榭儿和她同学的审美生存

今天女儿米榭儿所在的高中举办Arts Night(艺术之夜),碰巧她爸休息。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在夕阳强烈的光芒里驱车盘旋而上。

 

学校坐落在风景如画的西温哥华山顶,于半山即可俯瞰落日照在太平洋海面上的壮观,像今天这样晴朗天气需要墨镜缓冲一下过度的明亮。靠近学校的路旁一树树杜鹃花开得风风火火,桃红、玉白,与中国文化传说中的杜鹃啼血的凄婉毫不相干,“花团锦簇”这个词在这些绚烂的真实面前顿失颜色。目力所及的任何一处,套上一个框子就是艺术。在这样的环境里做学生,不想审美都不行啊!要不是赶着去参加艺术之夜,我真想停下来。

 

女儿催促着,快迟到了!她是今天Arts Night中的一个部分呢。不过今天她的钢琴不是主角,不过是“艺术之夜”的背景,是为那些不会说话的艺术品伴奏。但我想看她如何做“背景”的热情并不亚于去看她在音乐会上的演奏。

 

艺术之夜其实是学生们的各种才艺和作品的公开展示,分三部分在不同空间里展览。在体操房进行的是时尚走秀,在小剧场则有话剧、舞蹈和合唱。米榭儿参加的那部分是在图书馆展示的静态艺术,包括绘画、摄影、现代装饰、装置艺术、手工、缝纫等。女儿的钢琴和学校乐团的几位弦乐手被安排在敞开后门通向花园的一角。

 

车子一到校门口,米榭儿早已抢先父母跳下车去展厅坐到她今晚的钢琴师位置上,好似在游轮或星级酒店大堂的职业钢琴师,不管现场觥筹交错、人声喧哗,只管淡定从容地在黑白键上演绎贝多芬。琴声立刻吸引了在展厅各处参观的人们。

 

我们不约而同被Woodwork (木工艺术)展台的作品吸引了,简直不敢相信那些一如乐器店里出售的崭新的电吉他、小提琴竟是出自孩子们之手!比起买来的更吸睛的是那琴身除了像钢琴漆一样锃亮如镜,而颜色更为个性化,有香槟色,有湖蓝色,如专门定制的。一位参观者在一旁感叹道:lots lots work!我忽然就想起女儿刚从小学升入中学时,做过一个手鼓,将一张牛皮固定在一个圆框上绷紧,然后在鼓面上彩绘。她画的是半张原住民的面孔。在学校展示后,便成为我书房里的装饰。当时记得女儿把好几个晚上的时间都花在这面鼓上,我曾责备她浪费时间,而她说这也是她的功课。当时心里暗暗抱怨学校不分主次,有几个孩子将来要做手工艺人呢?

 

哪个是你孩子的作品?那位参观者问我。我忽然为当初责备女儿花时间做那面手鼓感到内疚和羞惭。哦,她在弹钢琴。我说。

 

哇,She is amazing! (她好棒)他赞叹道!Must be lot of work(必投入大量工作)!他又感叹道。

 

我在一座融航海与太空设计理念的木钟前停下,一位华裔妇女自豪地告知,这她女儿做的,花了半年时间呢。她说如果在国内,孩子的这份设计天赋可能不会展现出来,都11年级快考大学的高中生了,学校和家长都不会允许他们把时间花在与考学无关的事情上。我在国内杂志社工作期间,曾经给一位家里有高中生的亲戚每月寄一份免费的杂志,没想到亲戚说这种跟考大学没什么关系的课外闲书,会影响她儿子考学。这个罪过可担当不起,我从此再也不敢给有中学生的人家送任何读物或演出门票等。音乐、体育、绘画、手工制作,厨艺等这些我们中国家长一向归入业余爱好的内容,在这里的学校却是与其他主课一样进入分数统计的课程,而且特别才艺在申请名校时还会获得加分。女儿从小学一年级到现在高中十年级,每一学期放假前,参加全校学生才艺表演大会是她最最兴奋的活动,当晚家长们都盛装出席,为孩子们加油。其实分数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在审美的学习体验中,开发了创造性思维,获得内心的充盈,和对世界的敏感与关爱。审美的能力直接影响到他们未来的人生,即使他们并不从事专业的艺术工作。想起哲人说只有审美的生存才是美好的生存方式,枯燥的劳作、平素的生活一旦注入了艺术与美,就变得值得享受了。

 

我们华裔并不缺乏艺术想象力和创造才能哦,你看,这些作品里至少有一半是我们华裔孩子的吧?丈夫说。我知道他言外之意的民族自尊心。我说,是啊,但要看他们在什么环境里。说着,我们走到一个颇有后现代风格的头像艺术前,作者用超市里最常见的褐色小纸袋做成夸张的卷发造型,令人想起希腊神话里的美杜莎。银色长钉密密麻麻构成很酷的脸部轮廓,颇有点朋克味儿。而且用的都是环保材料。一看作者名字也是华裔。

 

一阵掌声响起,米榭儿结束了第二首贝多芬,弦乐队开始演奏《土耳其进行曲》。我看着女儿被她同学牵着手跑出去,想起小学时陪她转学接受校长面试,被问及学生在学校最重要的三点是什么,记得米榭儿回答第一是Study(学习);第二是make friends(交友)。第三呢?校长说大部分学生都能说出前两条,但答对第三条的就不多了。11岁的米榭儿竟脱口而出“For fun!” 我想糟了,怎么能说到学校来是为了好玩呢?不料校长击掌欢呼:你答对了!出了校长室,我急忙问女儿,谁告诉你for fun?她不假思索地说我自己。

 

女儿的回答并非是她特别的聪明,只是如实道出孩子的天性。前些日整理房间,米榭儿从幼儿园到小学的各种手工画册、剪贴本,和她自己画插图写的书,还有自己绘图烧制的瓷盘、陶瓷相架等小手工制品,杂七杂八理出一堆。虽然每次搬家、清理房间,丈夫都催我 “断舍离”,不知丢掉了多少女儿的衣物,可女儿的这些“艺术生存”的见证,我还是舍不得。想起每一学期结束,除了牛皮纸袋里的成绩报告,她总是要从学校带回来一大本剪贴画册,可谓是一学期的精华片段缩影。里面有她的绘画、诗歌、配有说明文字的照片等等,而这些独一无二的画册本身就是老师要求学生自己设计制作完成的一本学期总结,也是期末的一项作业,却不是我们这些华裔父母小时候习惯的那种枯燥的文字总结,而是如此有趣,并具有个性创意。有时我独自在书房里翻开一本女儿小学自制的画册,便会久久沉浸在温暖的回忆里。有一年母亲节,米榭儿说她还没钱买礼物给妈妈,就用玻璃和碎石制作了一个墙饰,和自己画的贺卡,并用绸带打了一个蝴蝶结送给我。我现在用着的一条围裙也是女儿小学手工课上的作业,不过我用得很小心。米榭儿小时候很喜欢我用她做的这条围裙,但每次都叮嘱我,Be careful(小心),这是我的艺术品。

 

艺术之夜结束了,我问女儿,你那些同学选择手工制作和烹饪课,和他们申请的大学专业有关系吗?“ It’s for fun”,女儿回答得简单利落。想起国内教育界常常提到的素质教育和挂在墙上的口号 “寓教于乐”,不禁莞尔。

 

回到家里米榭儿说该吃晚饭了,爸爸却说一点不饿,因为他刚才在艺术之夜吃了各种糕饼。

 

爸爸,你吃的都是Arts (艺术品)。米榭儿说。

 

原来这些在入口处提供给参观者的点心也是今天展品的一部分,均是厨艺班学生的作品。哦,难怪!我这才想起每一种糕饼前写着的名字和班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