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杨浦第一个环卫工人落户上海圆梦:扫了18年马路,让五角场干净得可“席地而坐”

2019/9/11 22:42:44

杨浦第一个环卫工人落户上海圆梦:扫了18年马路,让五角场干净得可“席地而坐”

 

45岁的沈美兰很爱笑,清澈的眼睛随时泛起笑意。即便说起刚来上海四处为家、又遭遇火灾烧毁了一切的经历仍忍不住掉下眼泪,但一说到自己坚持了18年的环卫工作时,她马上又破涕为笑:“我扫的街道比自己家里还干净。”

 

18年前有人问起27岁的她:“沈美兰,你年纪轻轻为什么要当清洁工?”她说:“这份工作让我觉得踏实。”有人给她介绍别的工作,她不肯去,她说:“我就是喜欢扫马路。”

 

2013年,她被评为“全国优秀环卫工人”,2015年,她获评“上海市劳动模范”,2018年,她作为市人大代表参加了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对于这一切,沈美兰说:“我自己也没想到。”

 

昨天下午,沈美兰特意穿了一双新的帆布鞋,来到控江路街道派出所办理落户手续,成为杨浦区第一个落户上海的环卫工人。

 


“这份工作让我踏实”

 

下午两点,沈美兰早早地来到派出所取号,39号,是个幸运的“数字”。她穿着蓝色的环卫工作服,特意请了半天假,因为这一天,她等了18年。

 

2000年,沈美兰从江苏宿迁来到上海打工,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海杰保洁分公司当清道工人。那年沈美兰27岁,才98斤,个子不高,瘦瘦小小的。单位里一位姓谢的班长不想要她:“这么小的模子,一看就是吃不了苦的。”沈美兰说:“我就要做给他看看。”

 

她每天都比别人早半小时到岗,等同组的其他人来上班时,整条街她已经扫了一半。“那时我个子小,干活干不过人家,必须得早点到。”一条路,第一遍扫下来,能清出9车垃圾,这放在今天是四个人的工作量,而以前沈美兰都是一个人完成的。

 

五角场旁边的林荫道上,她一个人吃力地骑着堆成一座小山的三轮车搬运垃圾,卷起的裤脚露出细细的小腿,路人看了就在后面小声议论:“你看前面一个小姑娘,模子这么小,拉这么大一车垃圾。”沈美兰默不作声,蹬脚踏板的腿更用力了。

 

下雨天,其他环卫工都去躲雨休息了,沈美兰一个人站在淅沥沥的雨中,在路边贴着下水道的沟底推着扫,把沟底的积灰和着雨水一起赶跑。大大的雨衣把她瘦小的身体完全包裹住,人们只知道,每逢下雨,总有这样一个身影出现在雨里。等到天放晴了,别人沟里的泥都结住了,推不动了,只有沈美兰的街道沟里清爽干净。

 

 

天天在一条路上扫,五角场周边居民都认识她。很多人让她上饭店打工,可以赚多点钱,但她就是觉得扫马路的工作最让她感到踏实。一位老阿姨经常跟她说:“小姑娘这么年轻,为什么做这么脏的工作啊?”那位阿姨的女儿在复旦教书,想推荐沈美兰到学校当保洁员,可沈美兰就是不愿意。每天放学都经过这条路的小女孩跑过去问她:“阿姨你为什么要扫马路?”“阿姨不扫马路,垃圾就堆起来了。”沈美兰笑笑说。如今18年过去,小女孩早已长大成人。

 

“2005年的一天,他们叫我去单位开会。”从那年起,沈美兰因工作表现突出被任命为清道班民工组长,负责上海市四个市级城市副中心之一的五角场环岛商业圈。

 


环岛保洁组

 

清晨4时10分,城市仍在酣睡当中,扫帚和铲子碰撞的声音就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回响。沈美兰先到位于关山路185号的工作站取工具,点名,对70多名当早班的环卫工分配好各人所负责的路面。

 

五角场环岛是上海重要的地标和商业中心,从“巨蛋”延伸出去有邯郸路、四平路、黄兴路、翔殷路、淞沪路五条散发型的主干道,这一片占地2.2平方公里的区域,就是沈美兰所负责的路段。 

 

早上7时以前,必须完成第一遍清扫,保证早高峰前人车通行,此后就要不断地一遍一遍巡回清洁,直到中午12点下班为止,这样一个上午下来,整个环岛可以来回清扫5遍以上。

 

沈美兰成立了以她名字命名的“环岛保洁组”,通过24小时全天候卫生保洁,让道路干净程度达到“可席地而坐”的标准。“工作时间变成全天候的三班倒,保洁员的清理方式也在基本的人工清扫基础上引入‘飞行保洁’。”

 

沈美兰在清扫五角场的街道。

 

骑着一辆三轮的小型电瓶车,一边开一边沿路巡回地清除道路两侧的袋包垃圾、小堆生活垃圾和条状漂浮垃圾,沈美兰说,这种延伸保洁的方式大大解决了下半夜无人清扫造成道路两侧存在垃圾“漂浮”的环境问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你走过了,这条路就是清爽的。” 

 

“环岛保洁组”在杨浦出名了,他们用雷厉风行的作风成就了五角场巨蛋的“席地而坐”。今年,沈美兰负责的四平路路段被划定为“美丽街区”建设区域,为达到市民落座点位手抚不见灰,地面保洁无烟蒂、无杂草、无垃圾,无油污痰迹、无黏着口香糖等严格要求,小组在普扫的基础上结合冲洗,采用人工铲、刷、拖、擦的作业模式,精耕细作,每天在四平路都能见到她忙碌的身影。

 

“我以前经常哭,工作完成不好哭,劝养狗的主人注意环境卫生被骂了,也哭。”18年了,沈美兰说,其实哪份工作都不容易,但只要你坚持做下来就会有成果。如今沈美兰年纪大了,体力大不如前,但许多新来的年轻后辈都说要做第二个“沈美兰”。 

 


想在上海有个家

 

沈美兰住在五角场邯郸路上的单位宿舍里,当驾驶员的丈夫常年在东北跑,孩子当兵退伍后回了老家,如今在京东做售后服务工作,一家三口很少团聚。

 

“刚来上海的时候没有住的地方,就是到处乱跑。”如今回想起当初的辛酸,沈美兰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记得刚来上海40天,在政立路租了个房子,一天晚上隔壁房子着火,把我们家一切都烧掉了。”到了第二天早上,好不容易建立的家化为乌有,好心的邻居给她捡回了一个身份证。那一年冬天,沈美兰没有衣服过冬,几个农民工还凑钱捐衣给她。

 

日子过得虽然艰难,但还想要留在上海。据了解,杨浦区共有3300名环卫工人,其中劳务派遣占70%,对于这2300名农民工而言,落户上海是一个梦。

 

 

2013年,沈美兰被评为“全国优秀环卫工人”,从那时起她就已经具备落户上海的资格。环卫工人没有专业技术,被评为“劳模”是唯一的落户机会。沈美兰非常珍惜这个万里挑一的名额,但事情并没有这么顺利。

 

过去在农村,丈夫更名、孩子出生证明等没有及时办理,落户手续卡在了申请材料这一环。直到2014年,连续两年都办不成落户,让沈美兰心灰意冷,办理手续也就搁置了。直到去年,杨浦区人才中心给她打电话,让她提供材料,希望的火苗又重新燃起。在杨浦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杨浦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合力帮助下,落户终于圆梦。

 

昨天下午,沈美兰到派出所办理落户,成为新上海人。

 

“落户了,生活就有保障了。”对于落户以后的憧憬,沈美兰用了最简单的描述。“希望以后可以在上海安个家,让丈夫和儿子都可以过来团聚。”

 

今年年初,沈美兰作为人大代表参加了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她说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垃圾分类如何从源头开始做起、小区增加老年活动中心、五角场公交站线路问题……沈美兰把自己这些年来从身边听到的百姓心声汇总起来,为城市环境卫生治理建言献策,为广大农民工养老、住房等切身利益发声。

 

如今,沈美兰最大的心愿是继续留在她最热爱的环卫岗位上。“我还有五年就退休了,但我还想再多做几年,直到我做不动为止。”